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恶意》读书笔记2000字

着实有点无法理解野野口修的做法,或许人道便是如斯深弗成测吧。

野野口修,只是出于根本说不清道不明,不知从何而起,却也无法终止的恶意,精心设计了一场行刺。更让人可骇的,不是他所屠杀的人是不停赞助他的同伙日高邦彦,而是,野野口修穷尽着末的岁月也要玷污日高的整小我生。以致,屠杀他,都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步骤。

日高邦彦是野野口修的国小、国中同砚,长大年夜后二人同为作家,然则日高很显然比野野口要有写作才能,他们二人再次相遇的时刻,日高已经是一个小着名气的小说家,而野野口仍旧籍籍无名,虽然一心想成为作家,然则这条路却走得并不顺畅。

成名后的日高并没有将野野口拒之门外,而是好心地将他先容给了儿童读物的编辑,为他的作品找到颁发的渠道。

便是这样一个可以称作是野野口的恩人的人,被他用钝器砸晕,然后勒逝世了。

行刺案的办理并没有花费侦察加贺恭一郎很多的光阴,当加贺发明野野口在关于案件的记录中有几处有意为之的错疏之地时,野野口很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罪恶。

可是,案件并没有由此停止。

在书中,野野口不停不乐意说起他的作案念头,在加贺的努力下,我们可以望见,事实被一点点揭开,各类微小的证据,都在此时证实着,着实,野野口才是受害者。

一个伪善的,可骇的,以致有些掉常的日高形象浮现出来。他将野野口的作品据为己有,还借此成为了一个脱销作家。他拍下野野口想要刺杀自己的录像,收藏好留有野野口指纹的凶刀,野野口与日高邦彦的妻子初美孕育发生了迷糊的关系,这统统都成为日高邦彦威胁野野口做自己的影子写手的前提。

为了掩护初美,野野口吸收了这统统,并将它们视之为命运的安排,着末,二人竟然蜕变成了亲密的伙伴关系。可能这便是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1972年,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银行遭人抢劫,抢匪挟制人质与警察对峙了130小时之后,主动放弃,在对他们的审判中,四位人质都不乐意出来指控,以致还召募资金要救他们。这种在意识到无法掌控自己的生命之后,对节制者的感情反转,就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可惜着末,初美却由于车祸而逝世,野野口并不觉得这是一场纯挚的意外,由于那个雨夜,货车司机说,初美是溘然呈现在路上的。大概,是被人推出人行道的!

为了给心爱的女子报仇,为了自己应该享有的尊重和荣誉,野野口策划了这起行刺。他之以是不乐意说起自己的杀人念头,完全是为了那位他曾经深爱的,已经离世的女子。

逮捕时,加贺才知道野野口已经身患绝症,时日不多,查询造访的历程见于各类报章,野野口成为了让人同情的杀人犯。

这个终局,让人感觉悲哀,日高的逝世根本便是罪有应得,假如故事就此落下了帷幕,也不啻是一个结构周详的推理小说,当然也仅仅只是个推理小说而已。

接下来东野圭吾将故事向导向了一个令人惶恐的偏向。

这便是这本书被很多人推重的地方,案件停止了,故事却并没有停止,最让人赞叹的排布才刚刚开始。

多事的加贺警官却并不乐意就此收手,他觉得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是进入打字机期间后不该呈现在手指上的写字的老茧?照样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亲密无间”?

当卖弄的皮相被一层层地剥开,野野口蒙满尘垢的心灵被加贺托在手中,捧到了读者眼前。这统统都是阴谋,没有婚外情,没有代笔,没有要挟,只有野野口一年多的精心策划和实施,这样的想方设法,明示着结果日高的性命只是一个开始,野野口真正想要的是行刺他的平生!拍好录像带,藏好刀具,读后感www.simayi.net收好初美的照片,抄好日高写过的每一本书,他用了整整一年的光阴,以一个创作者的想象力和营造力,迟钝而又孳孳不息地进行着剧情的设计和完善。他以致提前毒逝世了日高近邻邻居的猫,只为了让大年夜家信托,日高本便是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灿烂暴戾的人。

日高已经逝世去,但这却无法消磨野野口在黑阴郁肆虐发展的恶意!逝世亡不是停止,只是开始。

假如没有加贺的坚持,野野口这件用自己和同伙的生命创造出来的作品,当真是一部佳构,蒙蔽所有人的佳构。

“纵然赌上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也要贬低对方的人格,这是如何的一种心态啊?”

在加贺查询造访昔时与野野口相关的校园暴力时,他想起了自己掉败的教书经历,他的门生也蒙受了暴力,而自己却无力去拯救他。

当他问施暴的门生,为什么要打人时。

孩子回答说,“总之我便是看他不爽!”

这么一句毫无逻辑,毫无事理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野野口修和日高邦彦住在同一个街区,上了同一所国小和国中,野野口被校园暴力不想出门的时刻,日高每天找他结伴去上学。日高有原则,有正义感,从小就敢直面校园暴力,而且为人谦和,待人有礼。“不管对谁,他老是异常亲切”;而野野口,内向,怯弱,为了回避被暴力,主动去做了恶人的奴隶,介入欺压日高的行动。即便如斯,在日高成为脱销小说作家之后,他仍旧扶携选拔想成为作家的野野口,以致在获得了野野口介入校园暴力的证据之后,还赞助他遮盖事实。

单从这样的人物关系上看,日高完全便是野野口的救世主。可惜,恨意却早已深植,圣经说,人生下来就带着原罪,这些原罪被分为七种类型,此中之一被称为“妒忌”!

野野口的母亲异常不爱好那个在她看来十分初级的街区,她老是用一种高人一等的语气数落着她的邻居们,“假如不是丈夫的事情必要,绝对不会到这里来栖身!”而这统统在幼小的野野口心中也烙下了深深的痕迹,从家庭来说,他对日高是有生理上风的,然则,与日高在一路的日子,是野野口的心坎最无力的日子,而日高的存在更突显了这一点。日高对他所做的统统让他孕育发生了极真个自卑感,可单薄的野野口修却连痛恨自己都无法做到,于是只能将自身的统统同伴归咎于日高邦彦。明明是一个褴褛街区中的小孩,凭什么得到大年夜家的爱好?

明明打不过那些实施暴力的人,凭什么要去多管闲事?

凭什么他能成为脱销作家,而我只能做儿童读物的作者?

凭什么得癌症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凭什么让他握着关系我声誉的证据?

凭什么?

凭什么?

这种自傲与自卑的结合在野野口的心中孕育发生了强大年夜的扭力,不甘与妒忌让他的生理终极变得畸形,恨意便犹如发展在野野口身段里的癌细胞一样,终极让他迷掉了自己。

更可骇的是,对付野野口来说,这样的情绪已经逾越了意识的存在。在他忙于恨一小我的时刻,在他忙于拼尽全力毁掉夕照高的统统的时刻,满腔的恶意填满了他,以至于他已经无暇去探求那恶意的泉源。

注:来自知乎,主如果记录一下剧情,侵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