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画家音乐家名人故事:凡高辛酸苦痛的一生_900字

凡·高(1853—1890)是荷兰布拉邦特人,继印象派之后的 闻名画家。他的平生虽短暂而不幸,但他却创作了人类绘画史上的许多光辉作品:《塞纳河边》、《向日葵》、《鲜红的葡萄》、《金黄色的庄稼与柏树》……但凡·高的人生是充溢着苦痛的,一代宗师的暮年竞在精神医院里度过!

1888 年 12 月,凡·高在一次高烧中狂乱不已,神态不清,他竟割掉落了自己的一只耳朵,并把它包好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了妓院里的一个姑娘,结果把那位姑娘吓得晕了以前。他的伤口流着血,在被人送回家后便昏倒不醒了,是前来过问的警察把他送进了病院,但此次变故使凡·高掉去了最好的同伙高更。

痊愈后的最初日子,幻觉老是萦绕纠缠着凡·高,他患了掉眠症,只能靠药物冷静就寝。邻居们也没有给他应有的劝慰,他们成天聚在他的窗下,只要他一露头,人们便叫:“瞧!疯子!”“你看他那耳朵!”这些平庸但并非心怀恶意的人们,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行径给病人带来了若干不幸。1889 年 2 月,凡·高再一次被送进病院,由于他狐疑有人要毒逝世他。此后,他的精神决裂症时经时重,一种无可怎样如何的沮丧侵蚀着凡·高的意志。他说:“许多画家变成疯子竟是事实,至少可以说,生活使人变得精神恍惚。假如我使自己从新以整个精力从事绘画的话,那多么好啊!然则我老是要发疯的!”

凡·高终于因发疯而被送入了精神医院,从 1889 年 5 月到次年 5 月,整整一年的光阴。

1890 年 5 月,凡·高从精神医院出来,但他的精神仍处在不稳定状态中。 1890 年 7 月 27 日,凡·高来到异日常平凡作品中最热衷于体现的旷野,用手枪对准了自己。枪弹击中了心脏的下方,他跌跌撞憧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在持久的苦楚中,他想起了全部不幸的人生——他平生所体验的酸楚远远跨越应有的温暖和甜蜜:1873 年在伦敦,他曾将初恋献给房主的女儿,但遭回绝;1881 年,他猖狂地爱上了自己新寡的表姐凯·沃斯,为了见到她,他曾将自己的手放在烛炬上炙烤,终极一无所获。

1882 年,他收留了一个怀怀孕孕、抛弃街头的姑娘西恩·胡克,妄图用自己的温暖帮她走上正路,但结果也掉败了;1884 年在纽南,他碰到了平生中独逐一个爱他的姑娘玛戈特,但来自家庭的否决却使她自尽未遂,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凡·高回顾起短暂而又苦楚、漫长的人生,含着对这个天下的诅咒,在他独一的亲人弟弟提奥的怀抱中,含恨脱离了人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