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www.ymwears.cn

一个人的远行_900字

我会在料理好行装今后,独自坐上火车去看这个我憧憬已久的净土。

第一日我会去看看供人们不雅赏的天葬。“逝世者物化”我敬畏这四个字。既信循环,信它是一种命定的旅程尚未通悟罢了,信它是翌日未来可期,终有一天将被记起。数十只秃鹫在空中盘旋,目色猩红地盯着地皮,我的心也被揪了起来。刺鼻的气味在空中伸展开来,周围的人都嫌弃地捂住鼻子,有的人则闭上了眼,不忍直视这灿烂的葬礼。我默默祈祷,愿他们在天国可以幸福一点,一起上少一点灾祸。

第三日我会去赏雪山。在客车恬静的行驶后,我终于见着了心心念念的雪山。雁过也,心生感慨,忆起在书里读到的那句,“同自然的壮阔比拟,人类其实是不值一提。”肃然起敬,竟有点热泪盈眶,仿佛我望见了光阴的尽头。自觉甚是喜好这番镇定,同车的人不免聒噪,移步轻颤,忽地才发明自己竟已到了雪山底下。我的心只可用“澄澈”二字来形容,这使我想起了陶渊明。陶翁的那首“纵浪大年夜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我甚是喜好。此生有两愿,一愿有人可爱,有梦可做;二愿永世不必向天下退让。

回忆至此,看着目下的花茶。一朵朵干菊再次绽放,直到褪去颜色,终归平淡。原本不光人类,花在生命的着末也要标致着末一次。生定珍贵。想到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写到的,“原本并非逝世亡,还有生命,也是无止境的。”

假如可以的话,我想再去一次拉萨。

作文网专稿未经容许不得转载

假如可以的话,我想去一次拉萨。

我会在火车上熟识一个女孩子,她大约有十九岁,笑起来会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她对我说,“明年,明年我必然要去一次冰岛,去看极光。”我会回给她一个笑脸,奉告她我信托她。我们会在火车站分开,我将踏上拉萨这片圣土,一小我。

第二日我要去寺庙。跪坐佛前,顿感心境通彻澄明。恍惚间忆起《金刚经》里的那句“万物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皆为虚妄。空门僧是我最敬佩的人,此中我钟情李叔同。他爱国爱众人,精晓篆书、乐律、戏曲、诗词,是真正遗世而自力的人。然而当他名扬四海时,他却剃头为僧。盛名至极却皈依了空门,比起“弘一法师”的名号,我更爱好李息霜。回忆至情深处,灵光乍现,想起席慕容那首诗里,说她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我轻轻太息,她已是一棵着花的树。

第四日我会搭乘返家的火车,对生命又多了若干敬畏。

有诗曰,“春已至,园中桃树尽开,折来花枝赠你。”生命既弗成尽美,那便尽善好了。我的心从未如斯通彻澄明过,是佛的唆使。

高一:柠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